南昌治疗近视眼的最好方法,南昌治疗近视眼的费用,南昌治疗近视眼的方法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8-01-16 20:56:24   文章来源:上饶日报
导读:鄱阳讯2月7日,笔者在饶河边上看到,鄱阳县鄱阳湖渔政局全体执法人员不顾刺骨冷风,分乘两艘渔政快艇,前往饶河、乐安河、昌江开展执法行动。在昌......

首先可以放下课本,做一些放松减压的活动,例如听轻音乐、看场轻松的电影、泡热水澡;其次,做一些不太剧烈的体育锻炼,散步、瑜伽等等都是有益的;另外,专家也建议,考生在考前应避免在饮食方面的大变动,以减少对肠胃的刺激。如果考生有在睡前喝牛奶的习惯,可以借助牛奶来促进睡眠。


南昌治疗近视眼的最好方法,

将思念打散在不厌其烦的问句里

  长长的家书

  父亲在北京通县务工时,常有家书寄回,那时我正念小学,帮母亲读信回信便成为头等大事。

  父亲平时话不多,家书却写得极长。倒也没什么大事,无非是家里的妻儿、田间的旱涝、圈里的猪鸡,事无巨细,他都要翻来覆去问个遍,这样写下来每次都要密密麻麻好几页纸。后两页方转为叙述,“我扯了两块布料,留着给你和孩子们做衣服,听说冰糖和山楂对消化好,我买了些托邻村的老张带回去,你胃不好,多吃些……”我倒是过足了读信的瘾,母亲常常是边听我读信边往灶膛里添柴,青烟逼红了眼眶,烟雾缭绕中也不忘嗔上一句:“瞧瞧你爸,啰不啰嗦。”

  给父亲回信是家里的一件大事。必定要在晚饭之后,饭桌收拾干净,信纸铺开,全家人围坐灯下,由母亲口述,我来执笔。母亲的记性极好,我只读过一遍的信,她却能将所有问题装在心里,回信时,条理清晰、言简意赅,只一页纸便将所有问题解答清楚,话语间透着一切都好的轻松,关于那些为难的和辛苦的事母亲从来只字不提。母亲对回信的格式和称谓要求极严,有一次我因为忘记在结尾处写上“此致“和“敬礼”而受到母亲的批评。还有一次,我自作主张把母亲生病的事偷偷写上去,母亲几乎发怒,吓得我以后回信时再不敢违逆母亲的意愿。

  与父亲同去的乡邻多不爱写信,他们的家人也是极为惦念,父亲写信时往往捎带上几笔他们的近况,这对那些家人来讲无疑是最大的安慰,因此,有人骑车十几里到家里来看信也就不足为奇了。

  父亲的家书洋洋洒洒几千言,唯独对自己的生活起居所言甚少,其实这才是母亲最为关心的,在母亲简短的回信中每次都会有这样一句:照顾好自己,你好家里才会好。

  一次,父亲在信中提及听他的一位工友说,无花果有健胃清肠、利咽解毒的功效,母亲吃最合适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寻到一棵,打算等放假的时候就把那棵无花果背回来种到家里,那样就可以年年吃到无花果了。这件事让我们足足兴奋了好一阵子,母亲在院子里种菜时也特意留出了一块空地给无花果享用。果然,那年春天,父亲用一只废弃的木桶将那棵无花果背运回来,从此,它便像认了主人,一心一意扎根在我家的小小庭院奋力生长着。

  多年后的一次搬家时,我又看到了那些被母亲封存完好的家书。重新展开泛黄的信纸,语未出、泪先成。光阴一时倒流。我似乎还能看见在车间劳作了一天的父亲,趴伏在窄暗的宿舍里,面带微笑一页一页写着家书,他将对母亲的思念打散在不厌其烦的问句里和看似不相关的叙述中,直到它们变成厚厚的一叠信纸被他小心翼翼地装进信封,贴上邮票,放到枕头底下,才心满意足地枕着沉沉睡去。父亲在睡梦里一定也还惦记着家里的田能否如期耕种,体弱的母亲要照顾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可还撑得住,幼小的孩子们是否在健康成长……纵然每次出门前他都托付好左邻右舍和同族的我的叔伯们多加关照,而他们也从未辜负过父亲的嘱托,但父亲还是觉得煎熬。一直熬到村里也建了厂房,父亲便迫不及待地回到乡下,从此再未离开母亲半步。

  赵凤贞

  我给儿媳、儿子、老伴儿写信

  欲尽此情书尺素

  “文革”后期,下乡返城后的我和先生分别走上各自的工作岗位,但两个单位相距千余里。那天,他到车站送我,放置好行李后,将一个信封塞进了我的口袋,说:“这是信,里面有地图。你等会儿再看吧。”

  随着汽笛长鸣,我们相互挥手别过。我拿出信封,一张地图首先进入眼帘,上面有一条粗粗的红线。打开信,只见上面写着:“亲爱的,地图上那根红线的两端,将是你我天各一方生活的两端……”我的眼泪扑扑簌簌滴落在信笺上,以致模糊了后面的字。

  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封信。下乡3年,我本为没有盼头的日子而心灰意冷,没想到迎来知青大返城。然而随着转机到来,我们也开始了思念满满的两地分居生活。鸿雁传书解相思,从此单位收发室和邮局成为我俩常光顾的场所,读信和写信成为我们最大的生活享受。5天一封信、8年两地书,一切的艰辛、一切的甘苦,尽在同事们戏称的“周报”里倾吐。

  今天,每当我看到影视剧中那么多年轻情侣令人惋惜的情变婚变时都不由思索:悠悠岁月中,我们那个年代的青年到底靠什么才能在艰苦的环境里守候着那份纯真坚持着那份情感?我想,温馨的书信承载着彼此的思念和爱,它应该也是给我们心灵慰藉和力量的重要原因。

  后来我调回到先生和儿子身边,但那种“见字如面”的表达方式似乎融入了血脉。我一如既往地喜欢写信和读信,我和兄姐通信,和朋友同学通信,和萍水相逢的会友通信,信笺上汩汩流淌的深情让我们感受到无尽的汉字美、思想美和情感美。

  我一直相信手书比邮件、短信、微信等表达更为深沉更有质感。我投稿,虽然在电脑上敲字,但文稿如发表了,会有样刊样报,可以读之,故而我对书信征文尤感兴趣。我给儿媳、儿子、老伴儿,甚至给故去的婆婆写信,这些先后发表在《vista看天下》杂志上。给儿媳的信《孩子,我痛着你的痛》,样刊寄到她那里(那时我和老伴儿在省城还没有固定的住址),后据儿子说,原本对我有些意见且低调内敛的儿媳在办公室大声朗读我写给她的信,和同事们一起捧腹大笑;我写给儿子的信《孩子,请让我平静有尊严地老去》,被十几家刊物报纸和众多网站转载;我给老伴儿的信《期许岁月静好》、给婆婆的信《30多年后才想到了你的好》亦被多家报刊发表。

  宋代晏几道在《蝶恋花·梦入江南烟水路》中说:“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继肠移破秦筝柱。”作者说梦中想给恋人写信表达思念之情却不成,只好借音乐来排遣。其实即便在当今,“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的传说仍然可以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分,书信承载的情感厚度和生命体验仍值得我们向往和追求。

  刘淑萍

  父亲过世后,我接过了这个老传统

  写信给桂叔

  一纸家书,是带给亲人的音讯,也是家人沟通的桥梁。这17年,就是通过一封封书信,我与桂叔感情日深。

  远在大西北兰州工作的桂叔,是我父亲的叔伯弟弟,从小由我爷爷抚养长大。他16岁时和我父亲一道外出谋生,后来成家立业定居兰州。1966年,桂叔携全家回到故乡徐沟祭祖扫墓、拜访亲友,临别时父亲和桂叔抱头痛哭,那个令人难过的场面在我幼小的心里留下深深的印痕。

  我记得,桂叔每年都要给我父亲寄钱、寄礼物,他们兄弟间的情谊连绵不绝、书信往来不断。1997年,我的父亲过世后,我接过了这个老传统,和桂叔一直保持着书信的交流,信里有时也捎带寄上些家人的照片。逢年过节,山西老陈醋、双合成月饼,家乡的味道慰藉着老人的思乡之情。

  有一次,我把表兄高宜温刚出版的《徐沟古城》画册寄给了桂叔,勾起了老人对家乡的无限怀念,也打开了他儿时的记忆。看着画册他能指出故乡的庙宇房舍、亭台楼阁、街道村落的准确位置,甚至画册里哪里还有一口水井没有画出来,他也能娓娓道来。后来,桂叔眼含热泪,用毛笔小楷工工整整写了回信,他说:“家乡的人文景观、少年时的亲历感受,都浮现出来,越看越爱看。作者的父亲是我小学老师,母亲是我恩嫂的妹妹,在我心目中,这画册是无比亲切而珍贵的,我将妥善珍藏!”

  这样的书信来往,让我和桂叔越发亲近。去年,我和妹妹去兰州看望94岁高龄的桂叔,桂叔老泪纵横,激动地握着我的手,高兴地听妹妹给他唱晋剧、话家常。桂叔健步领我们上街,给我讲述兰州日新月异的变化,带我们看当年我父亲工作的银行所在地,给我讲父亲年轻时的帅气,工作又是怎样的出类拔萃……桂叔还请我们吃最好吃的西北饭菜,共同回忆我们父母的曾经岁月。悲喜交加的心情、亲情延绵的血脉,我懂得那种幸福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后来,我给桂叔织了几双毛袜子,他写信称:“幸福又不安……”

  读着桂叔的一封封书信,我唯有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

  王安芬

    [ 责任编辑:枫叶 ]
    分享到: